• 同一屋檐下

    同一屋檐下

    2024-04-12

    寒假将近,一家人还是不能整整齐齐的。父母要到温暖的沿海城市做“候鸟”,会会老朋友;我想窝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写作;先生早就计划回老家,和兄弟每年一聚,烧一堆冬天的火;女儿说,忙了一个学期了,想去海岛上捡贝壳。小家庭里,人人都有大主意。

  • 一粒尘土睁开眼睛

    一粒尘土睁开眼睛

    2024-04-12

    作家写什么像什么,那是到达。一般的写作者都可以做到,因为我们的语言本身有对事物的描述功能。但还有一些作家,他写草时仿佛自己就是草,写蚂蚁时自己已经生活在蚂蚁那里。他写的每一朵花,都向整个大地开放自己。

      

  • 接纳生命的残缺

    接纳生命的残缺

    2024-04-12

    阿武祖籍新疆,在宁夏出生,他长得高大,鼻梁高挺,眼窝深陷。但自己究竟长什么样子,阿武其实也很模糊。记忆里,儿时的轮廓早已如纸画浸水,变得模糊了。长大以后的样貌,他也只能从旁人的形容里暗自揣摩:也许,大概,自己是这样或那样的。

  • “体育渣”的亚军

    “体育渣”的亚军

    2024-04-12

    接下来,很多原本在前面的人都被我一一超过。她们在与我擦肩时看向我。我沐浴在这种眼神中一路向前,直到看到全校人都认识的,稳拿冠军的那位体育特长生。

  • 那一星游走于乡野的光

    那一星游走于乡野的光

    2024-04-12

    忽然,远处浮动起一星钴蓝色的光,小而灼亮。揣测方位,该在拱桥上,我停下脚步观望。钴蓝色的光竟伴着人声,我又惊又喜,快步迎上。两个嘻嘻哈哈的男孩子和我相遇了。从嗓音听出,是我的学生——阿松和阿汗。他们把蓝光举起,照着我,一起叫了一声“老师”。我盯着蓝光,问:“这是什么?”

  • 一碗油豆腐粉丝汤

    一碗油豆腐粉丝汤

    2024-04-12

    就在我们吃的过程中,身边聚拢了一些围观的人。我是一个比较早熟的孩子,很早就对别人的目光比较敏感,当时就觉得这些看客的目光中有很多不同的东西:惊讶、好奇、有趣、困惑、鄙视……我有点坐立不安,希望快点吃完走人,但父亲丝毫不受影响,就在这些目光中悠然地吃着他的油豆腐粉丝汤。

  • 山楂是甜的

    山楂是甜的

    2024-04-12

    在我幼时的岁月里,我爸应该很辛苦。只有他一个农村户口,却有三个城里人要养活,他的土地太少了,我妈又不甘愿干农活。他勤快,愿意为生活付出所有气力。据说,在生产队里,我家永远是每亩地里出钱最多的人家,而他的女儿们却几乎没去过那片土地。

  • 草木一秋

    草木一秋

    2024-04-12

    去的人化作一抔黄土,留下来的那一个便成了孤雁。在奶奶离去后的一年多里,爷爷明显地瘦下去了,他是个内向的人,坐在家里发呆、抽烟、叹气、流泪是常态。他的世界原来是他和奶奶的,奶奶一走,他的世界就崩塌了。他自己躲在倒塌的废墟里,别人无法进入。

  • 登登的“奇幻”漂流

    登登的“奇幻”漂流

    2024-04-12

    最初,登登也是以寄养的名义被送到这里的。每逢过年或小长假,许多城市里的宠物狗会被家长送到寄养机构,7天,最多半个月,再被接回家。只不过,登登成了宠物狗中很不幸的那一小部分。它的主人肖先生,送了3只小狗到这家学校,最终却只接回了另外两只,留下了登登,然后就失联了。这几年,登登只好过着和其他宠物狗不太一样的生活。

  • 你不知道的“淑芬”的一生

    你不知道的“淑芬”的一生

    2024-04-11

    聚铭唱得可好了,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越剧演员。她的小生扮相英俊潇洒,《玉春堂》里的黄金龙,《血手印》里的林招得,《珍珠塔》里的方卿,吸引了一票“迷妹”。她还去试镜电视剧《红楼梦》里的贾母,通过了,但最后被换成更有名气的大演员。

  • 拉大锯

    拉大锯

    2024-04-11

    那是一个假期的早晨,爹给一段最好锯的梧桐木放上墨线,让我跟他一起锯。我从小见别人锯得轻轻松松、欢欢快快,但我第一次把大锯端在手中,却不知怎么拉下第一锯。爹在大锯另一头告诉我,两肩放平,两手端平锯梁,往怀中平拉就是。锯是带齿的,只要移动,自然就越拉越深。爹轻松地拉过去,轮到我拉过来时,不是锯条弹起来落不到墨线上,就是锯齿被卡住拉不动。

  • 半个父亲在疼

    半个父亲在疼

    2024-04-11

    这些年,感觉时间在不停提速,尤其是对父亲。在他身上,岁月的沙漠化一年深过一年,从牙齿到骨骼,他所有坚硬的部分,都迅速钝化。走在路上,每遇见老人,我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有时,还会从他身后追到身前——我总觉得,他是我父亲。

  • 做大池塘里的小鱼还是小池塘里的大鱼

    做大池塘里的小鱼还是小池塘里的大鱼

    2024-04-11

    畅销书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逆转:弱者如何找到优势,反败为胜》中称:在某些时间、地点,做小池塘里的大鱼比做大池塘里的小鱼好。他以理工科学生为例,在能力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普通学校的一流学生大多成了工程师、生物学家等;顶尖学校的二流学生则有很多人放弃了科学专业。做大池塘里的小鱼,相较于做小池塘里的大鱼,拿到科学学位的概率要低30%。

  • 告别了纯真年代的科学

    告别了纯真年代的科学

    2024-04-11

    很多产业都是借科学的力建立起来的。有很多事情,我们现在习以为常,觉得天经地义、顺理成章,但实际上,这些事情最初是人为建构的。比方说,田松教授经常谈到他的一个研究成果,关于喝牛奶的观念与牛奶产业的建立和繁荣。
      

  • 国潮,不止于“潮

    国潮,不止于“潮

    2024-04-11

    经济的迅猛发展、可支配收入的稳步增加,使得人们有条件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189元,实现了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在消费力量的推动下,大量原创品牌获得成长的空间。

      

  • 在单身的黄金年代,我们如何面对爱情

    在单身的黄金年代,我们如何面对爱情

    2024-04-11

    如今,经济发展使我们个体在维持自己的独立生存方面有了基础,社会保障、福利制度、保险等减轻了人们的后顾之忧,而且全球化的过程使人们可以非常自由、丰富地生活,所以说,单身或者独居变成了一种可行的生活方式。我们说这是单身的黄金时代。

  • 日常生活的常识

    日常生活的常识

    2024-04-11

    现在人们都喜欢说“文化”,“文化”这概念过大了,其实只是日常生活的一点常识。很多情理都是从常识里生出来的,缺乏常识就情理不通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不像”。

      

  • 欺负人的孩子和被欺负的孩子

    欺负人的孩子和被欺负的孩子

    2024-04-11

    我的孩子今年上小学。在上学前三个月,他爸就每天念叨,如果孩子不喜欢学校怎么办?还反复设想各种可能的场景。我觉得很奇怪: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谈了几次,才明白孩子爸小时候在学校里总被人欺负,所以有心理阴影。他担心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会不开心,被别人欺负。

  • 在路上

    在路上

    2024-04-11

    为什么要坐卡车去武汉呢?疫情期间,我天天待在家里,买东西都在网上。出乎我的意料,疫情期间物流配送的速度反而更快了,往往是头天下单,第二天就送达。我每天戴上口罩,去小区门口取包裹的时候,无比快乐。我不由得想到,这个庞大而隐秘的物流体系,到底是如何运转的?要不,我跟一辆卡车去趟武汉?

  • 赛场的边界

    赛场的边界

    2024-04-10

    曾经,“为国争光”是中国运动员统一且近乎唯一的目标,每块金牌似乎都承载着数亿人的“安全感”。随着中国代表团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交出金牌总数第一的答卷,体育带来的民族自豪感达到顶点,越来越多藏在金牌背后的个性、欲望和故事得以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