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4:数字出版五大发展方向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作者:李弘 | 发布时间: 2024-01-19 | 22877 次浏览 | 分享到:

  回望2023年,习近平文化思想引领出版业高质量发展,落实《出版业“十四五”时期发展规划》迈出坚实步伐。秉持坚持与守望,数字出版服务大局、服务人民,在提升行业数字化水平、强化数字出版人才队伍建设、服务出版走出去战略以及提高行业治理能力等多方面发力,行业发展呈现可喜局面。

  

  展望2024年,数字出版将在习近平文化思想指引下,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关于推动出版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各项举措为行动指南,以《出版业“十四五”时期发展规划》各项任务为重要抓手,以高质量发展为战略主线,以技术应用创新和管理机制创新为发展动能,推动构建数字出版的新发展模式和新业务生态。

  

  将进一步突出价值引领

  

  出版的价值在于总结归纳人类经济社会发展成果,通过编辑出版的把关人作用,形成一定的产品或服务形态,为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支撑和助力。数字出版的主要工作任务必须也应该是广泛深入宣传党的理论创新成果、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和积累科学文化知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丰富和提高人民的精神生活、促进国家文化交流。在此过程中深刻把握数字出版的思想价值、文化价值、技术价值和商业价值,突出以价值引领为原则的发展路径,构建更加完善和有活力的价值体系,将是数字出版行稳致远的重要条件。

  

  无论是出版融合发展工程,还是优秀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出版工程和网络游戏精品出版工程,数字出版的发展之路必须也必然将内容价值置于核心地位。

  

  将进一步重视质量效益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要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迅猛推进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特征,出版业应以技术应用和产业变革为契机,大力提升供应端质量,积极消除低效供给,培育数字文化消费新模式和新增长点,推动实现更高水平的数字出版产品和服务的动态供需平衡,努力克服影响企业发展的堵点、痛点和难点。

  

  数字出版应坚持以高质量发展为遵循和指南,在保持产业规模适度增长的同时,更加重视行业发展效益;更加平衡精品生产能力,提升数字产品的消费水平和层次,构建更加高效的数字出版发展新业态新模式新格局。

  

  将进一步强化技术创新

  

  出版既是技术进步的推动力,也是技术发展的成果物。数字出版更是由于技术的快速变革形成了更多元的产品形态、更广泛的传播渠道和更高效的服务模式。中央在《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中强调要“建立以内容建设为根本、先进技术为支撑、创新管理为保障的全媒体传播体系”,这一“三位一体”的媒体融合发展目标对于我国数字出版业的发展具有启发性和指导性。如何强化出版科技应用创新业务组织体系、科研投入考核评价机制以及科技研发人才管理机制?这些将成为进一步推动出版深度融合、做强数字出版的根本保障。

  

  高质量发展是高效率的增长,技术创新是决定高速增长的重要因素。技术创新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各种因素的作用,即以较少的投入实现效益最大化。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部 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完善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政策的公告》(2023年第7号)对于出版业加大科研投入力度、推动科技创新将成为重大利好。

  

  将进一步发力海外传播

  

  习近平总书记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着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促进文明交流互鉴。《出版业“十四五”时期发展规划》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文化贸易,推动网络文学、网络游戏、在线教育、数字阅读、专业数据库等数字出版精品走出去。由此可见,数字出版对推动我国出版业高质量走出去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要高度重视中华文化的感召力、形象的亲和力、中国话语的说服力和国际舆论的引导力,在数字出版产品和服务中,潜移默化地融入中华元素、知识体系和思想逻辑,构建美美与共、深度融合的数字出版海外传播体系。

  

  数字出版作为新兴出版业态,不但是出版业改革发展的重要方向,更是中国出版业参与国际文化市场竞争、实现弯道超车的重要路径。2024年,数字出版将进一步塑造和完善数字出版产品的核心价值和海外传播能力,为讲好中国故事、助力文化强国建设谋划新篇章。

  

  将进一步建强保障体系

  

  社会生产方式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一对辩证关系,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具有反作用。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体现在我国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制度之中。对于新时代数字出版的高质量发展,正如前述提及的媒体深度融合目标一样,如何在数字出版人才培养和考核评价、数字出版业务组织模式创新以及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融合发展机制等方面,形成更加强大的保障体系将是数字出版新生态体系构建中的重要一环。

  

  2024年,打造和优化更有效的出版公共服务平台、提升人民群众的数字阅读水平,推动建立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数字出版平台企业,持续完善出版走出去内容建设、构建更加高效的海外传播体系,推动数字出版繁荣发展和行业治理协同共进的新生态建设,将是数字出版建立健全保障体系的主要突破口。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对出版学科建设引发的出版与数字出版学科性质、价值属性与功能的再定义,将会有助于厘清我们对数字出版的学理认知,更好地指导我们对数字出版的实践探索。

  

  展望2024年,数字出版精品化战略更加突出,全行业高质量发展成为出版强国建设的重要引擎。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影响数字出版产业壮大、质量效益提升以及海外传播体系建设的一些机制性因素和外部不利条件仍将不同程度地存在,比如,数字出版专业人才的培养、科技应用创新机制、业务考核评价机制、“出海”业务的本地化、经营成本和国际局势变化等等。有鉴于此,突出数字出版的价值内涵,强化数字出版的技术应用创新,发力数字出版海外传播体系建设,建强数字出版组织保障机制,数字出版的新动能、新生态将能逐渐涵养,高质量发展路径将越来越清晰,为文化强国、数字中国和出版强国的助力将愈发强劲。

  

  来源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 |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 李弘